所有分类

商店公告

更多

品牌专卖全部品牌

更多

更多

© 2005-2019 心情低落到如同跌入谷底每一根神经都好像在痛哭。可是人前我向来平静所以回到学校后一字不提面色如常地坐在自己的位子上。我以为没有人知道我内心的异常包括你夏亦初。那时你已经不坐在我后面了而且是距离得好远我在第一组第二位你在最后一组倒数第一位。课间我回趴桌子睡觉只有两种情况要么是生理期要么是我特别难过我以为这些小习惯没人注意到。一天你在扣扣上问我这些天你趴桌子了但不是你的生理期,你是难过的么都说真正的悲伤是哭不出来的我悲伤到哭不出来又怎么会理你。都说失恋三十三天就算我生性不是放不下的人但这场暗恋的失败足足花了我半年。总算能欣然接受我不是我喜欢的王子的公主的这个事实也许他至今也不知道我曾那么喜欢过他。我痊愈到能够祝福他祝福他们了。 版权所有,并保留所有权利。